上海辦公室保潔 上海辦公樓日常保潔

                        >>首頁 >>新聞中心 >>公司新聞

                        起底南京祿口機場保潔公司:春華資本投資,與保潔人員有多起勞動糾紛
                        發布日期:2021/8/11 

                        記者|俞瑤 強亞銑

                        自7月20日,南京祿口機場檢出9例陽性病例以來,已經波及至十余個省份。而“機場保潔業務外包沒有嚴格落實疫情防控責任”,是南京祿口機場“失守”的薄弱環節。

                        紅星資本局發現,2019年底,南京祿口機場的保潔業務外包給上海至誠環境服務有限公司(簡稱“上海至誠”),期限為3年。感染新冠的保潔員工是否來自上海至誠?8月10日,紅星資本局撥通了上海至誠的電話,當問到祿口機場感染新冠的保潔員工是否來自上海至誠時,對方表示:“有好幾家公司,不只我們一家”,隨后掛斷電話。

                        就在口機場疫情發生后的7月28日-8月6日,上海至誠還在國內多地拿下了6個中標項目。值得注意的是,上海至誠的背后,浮現出春華資本的身影。此外,上海至誠及其分公司與保潔員工之間,還有著多起勞動合同糾紛、受害責任糾紛。

                        8月8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公布了南京祿口國際機場疫情防控不力問責情況,涉及負責運營南京祿口國際機場的東部機場集團副總經理、集團應急救援部主任、地面服務部主任等人。

                        南京祿口國際機場

                        南京祿口機場“失守”

                        機場保潔外包成薄弱環節

                        為何南京祿口機場會“失守”?

                        7月21日,南京市舉行新聞發布會,在已經公布的35例確診病例詳情中,有22人都在該機場工作,其中20人從事保潔工作,多人從事客艙保潔,另外還有2人是司機。

                        確診的機場保潔工作人員,成了此次南京祿口機場疫情的關注焦點。8月4日,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民航局飛行標準司副司長韓光祖說到:“機場保潔業務外包沒有嚴格落實疫情防控責任”,這是南京祿口機場出現聚集性疫情的原因之一。

                        “機場保潔業務外包”成了南京祿口機場“失守”的薄弱環節。

                        從事機場工作的業內人士告訴紅星資本局,機場通常都會將保潔業務外包,主要是為了降低人力資源成本,也能更好地集中管理,除了保潔業務,后勤保障、設施設備維護、貨物裝配運輸等都有外包。

                        既然保潔業務外包是常規操作,為何此次南京祿口機場的保潔外包出了如此大的紕漏?

                        “南京祿口機場在工作程序、流程上,沒有將負責境外和境內的保潔人員區分開,日常監管嚴重缺位。更嚴重的是,機場還存在管理不專業的問題,把國際航班與國內航班由原來的分開運營變為統一混合運營,造成境外疫情流入,導致疫情擴散。此外,在發現陽性樣本之后,祿口機場對相關人員的防控管理也不到位,造成疫情蔓延?!?/span>

                        通過媒體報道,公眾視線聚焦到了機場保潔業務的責任方。

                        保潔外包公司浮出水面

                        服務對象多為學校、醫院、政府單位

                        南京祿口機場保潔業務外包公司是誰?

                        紅星資本局發現,根據中標易官網,上海至誠于2019年12月17日中標了“南京祿口國際機場客艙保潔服務管理項目”,中標金額1168.8879萬元/年,服務期限為3年。

                        資料來源:中標易網站

                        也就是說,此次南京疫情爆發之時,負責祿口國際機場客艙保潔服務的外包公司就是上海至誠。與此同時,在上海至誠的官網上,其服務的客戶中,祿口國際機場亦在列。

                        上海至誠官網圖片

                        8月10日,紅星資本局撥通了上海至誠的電話,當問到祿口機場感染新冠的保潔員工是否來自上海至誠時,對方表示:“有好幾家公司,不只我們一家”,隨后掛斷電話。

                        紅星資本局調查發現,中標南京機場保潔項目的,確實另有一家重慶新大正物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其2020年中標了南京祿口國際機場T1航站樓保潔、隔離區小手推車服務等。

                        但是,紅星資本局對比7月30日南京衛健委的通報發現,早期發現的機艙保潔員工病例,參加了俄羅斯入境航班的機艙清掃,保潔員所在公司則同時保障國際(T2)和國內(T1)航班的垃圾清運,這則與至誠的中標業務吻合。

                        此種操作無疑違反了民航局下發的《運輸機場疫情防控技術指南第七版》中的“入境客運航班保障措施”:入境保障區域工作人員應避免與旅客和其他人員同時混用公共設施,盡量固定工作及上下班路線,避免與為國內旅客提供服務的員工混流;入境保障區域的生活垃圾和醫用垃圾,消毒后通過專用通道運輸轉運。如無法設置專用通道轉運,應相對固定路線,錯峰轉運。

                        而就在公眾關注“南京祿口機場失守”,“機場保潔業務外包沒有嚴格落實疫情防控責任”之時,上海至誠在7月28日-8月6日的短短一周時間內,拿下6個中標項目,其中包括湖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后勤服務,海寧市中醫院的保潔服務以及上海市某街道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物管服務。

                        資料來源:中標易官網

                        根據中標易歷史數據,紅星資本局還發現,上海至誠的中標記錄超過160余條,服務地區幾乎覆蓋沿海和中部城市,其中不乏學校、政府機關、醫院等物管、清潔服務。

                        “承包醫院、學校、機場、政府單位的物業管理、保潔等外托業務,都需要一定的實力,這些都是物業公司激烈競爭的‘香餑餑’?!饼埡飿I相關人士對紅星資本局說。

                        如此種種,不禁好奇讓人好奇,擁有如此實力的上海至誠究竟是什么背景?

                        上海至誠背后

                        春華資本合伙人是其董事

                        上海至誠的官網是是這樣介紹的:上海至誠是ESG旗下的品牌。ESG環??毓杉瘓F于2003年成立,至誠RELIANCE”(至誠環境)和“華生WATSON”(華生環境) 都是其旗下品牌。

                        但上海至誠的成立時間要比ESG早得多,1994年4月,至誠集團與上海市環境衛生局共同成立了上海至誠,而至誠集團的前身為上個世紀50年代初成立的中國香港服務公司。

                        2013年12月上海至誠改制為臺港澳法人獨資的有限責任公司,由華生環境(中國)服務有限公司100%持股。今年2月1日,華生環境退股,上海至誠轉由Target Sourcing Services Limited(太吉采購集團)100%控股。

                        截至目前,上海至誠共出資控股了16家公司,其中7家已經注銷。紅星資本局梳理發現,其服務的客戶十分廣泛,服務過阿里巴巴總部、上海迪士尼、上海音樂學院、上海圖書館等。業務范圍包括設施管理、專業保潔、衛生服務、安保服務、餐飲、蟲控管理等等。在全國30多個城市,擁有服務項目超過600個。

                        擁有如此實力的至誠環境,背后的操盤手是誰?官網顯示,上海至誠的董事長為凌永富,其從1999年加入上海至誠,曾任上海環境衛生設備廠書記、廠長。

                        凌永富有著一系列與清潔行業有關的頭銜:全國衛生產業企業管理協會醫學與食品消控分會副會長、上??照{清洗協會副會長等。還曾任上海市容環衛協會副會長(STACAES)和建構筑專業委員會主任。

                        凌永富曾在講話中提到:“2018年初上海至誠引入了新股東春華資本”。實際上,早在2017年9月,上海至誠的董事備案上就新增了汪洋、張晶兩個名字。

                        汪洋是春華資本的合伙人,而張晶是春華資本的董事兼總經理,也就是說,早在2017年下半年,春華資本就開始進入上海至誠。

                        說到春華資本,就不得不提到一個在資本市場備受關注的名字——胡祖六。他曾任職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后來成為高盛集團合伙人、大中華區主席,2011年胡祖六創辦春華資本集團。在春華資本投資的版圖中,不乏螞蟻集團、百勝中國、口碑、菜鳥、友寶在線、哈啰出行(永安行旗下公司)、字節跳動、大搜車等明星項目。

                        除了春華資本,至誠環境的背后,還有專注于清潔技術投資領域的北京青云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簡稱“青云創投”)。青云創投進入至誠環境的時間要比春華資本要早上十幾年,早在2002年,至誠環境就獲得了青云創投的融資,而那時,青云創投成立不過一年的時間。

                        上海至誠服務上海等多地機場

                        與保潔員工糾紛不斷

                        除了南京祿口國際機場,浦東國際機場也是上海至誠的客戶。值得一提的是,上海至誠在1999年便開始為上海浦東機場提供服務??梢哉f,至誠環境在機場服務領域有著豐富的經驗,要知道浦東國際機場在2019年躋身全球十大客運機場。

                        “為何服務經驗豐富,祿口機場和保潔外包公司卻還是出現管理不規范的問題?”在社交平臺上,網友發出質問。

                        目前,南京疫情被感染的機場保潔人員、工作人員仍在隔離當中,具體的細節不得而知。不過從《健康時報》的報道中,可以窺見一二:與南京祿口國際機場賓館有外包合作關系的南京某物業公司負責人表示,這次之所以出了這么大的問題,原因在于機場在日常監管中沒有做到位,而外包公司為了節省開支,怎么省錢,怎么做,沒有把境外和境內的保潔員進行嚴格的人員分開。這些機場保潔員的工資大約是5000~6000元不等,為了省錢,外包公司會讓原本兩個人的活由一個人來完成。

                        對此,紅星資本局向上海至誠方面求證,截至發稿,暫未聯系到對方。

                        值得注意的是,在裁判文書網上,上海至誠及其分公司有著多起司法糾紛,其中不少便是與從事保潔工作員工的勞動合同糾紛、受害責任糾紛等。

                        2017年,廣州白云機場的保潔人員蔡某在工作過程中突發腦出血,因工傷與勞動合同方面的糾紛,將上海至誠深圳分公司、上海至誠告上法庭。從判決書中,可以得到些關鍵信息,上海至誠深圳分公司提到蔡某的每月平均工資為2500元。在蔡某的敘述中,他每天工作8個小時,加班時間從0.5小時到8.5小時不等,早餐和午餐時間只有10多分鐘。

                        2019年,上海浦東國際機場的保潔員工陸某在在清洗垃圾車時不慎滑倒受傷,幾個月后,陸某被上海至誠接觸勞務聘用關系。為此,陸某將上海至誠告上法庭,要求賠償醫療費、誤工費等等,從判決書中也可以看到,陸某每月平均工資為6299元。

                        天眼查APP顯示,像蔡某、陸某這樣的勞動糾紛,在上海至誠的司法案件中,就占到半數以上。



                               上海勵宏清潔服務有限公司是一家專業從事駐場日常保潔(大型辦公樓,工廠、藥廠、商場)、開荒保潔、外墻清洗、石材保養、地毯清洗于一體的專業保潔服務公司。公司自成立以來,在競爭中求發展,注重品牌的建設,致力于為顧客提供優質的服務,以便于客戶集中精力發展主營業務。




                              上海勵宏清潔服務有限公司本著以人為本、以客為尊的管理理念,竭誠為客戶提供優質的保潔服務,同時提供完善的現場管理、以專業化、規范化、品牌化的服務,創造全新的工作環境,與您聯手創建知名品牌是我們綜合實力的服務體現! 



                        丝袜激情在线一区_丝袜脚足交视频_丝袜美女之毛片基地